裁判接连出现点球延迟判罚 VAR作证 争议没话说

VAR作证 争议没线日晚的比赛结束,裁判在俄罗斯世界杯赛场上已累计作出9次点球判罚。其中法国与澳大利亚、丹麦与秘鲁、韩国与瑞典比赛中的点球判罚都是在当事球员犯规后比赛进行之中由当值主裁“延迟”作出的。从结果来看,视频助理裁判(VAR)的介入在本届世界杯上的确起到强力纠错的作用,客观上也避免了“冤案”的发生,从而更大程度保证了公平竞争。但对于这项新技术,不同裁判员显示出了不同的适应能力。这仍然会引发一定的争议,实际上也给国际足联大赛裁判工作带来了新的课题。

前晚在下诺夫哥罗德瑞、韩之战第63分钟,韩国队金民友在禁区内铲倒瑞典队克拉森后,主裁判阿奎拉尔对瑞典队的愤怒不为所动。但当韩国队几乎完成一次成功反击之后,这位萨尔瓦多籍主裁才鸣哨中止比赛,随后在视频助理裁判技术的帮助下,作出了点球判罚。“韩国队犯规清晰到和水晶一般,还好裁判最后作出正确判罚。”瑞典队主帅安德松赛后这样评价。事实上,“阿奎拉尔式”的延迟判罚并不是本届赛事的第一例。几天前在丹麦与秘鲁的比赛中,当值冈比亚籍主裁加萨玛在丹麦队波尔森禁区内放倒对手后将近10秒才判罚点球。本届世界杯第一粒点球的判罚同样来自当值乌拉圭主裁库尼亚的“自我修正”。法国队格列兹曼接博格巴直塞球后,在对方禁区内被乔里斯登放倒在地。但库尼亚并没有立刻判罚点球,而是在视频助理裁判员提示下启动VAR认定程序,于是喀山体育场4万名观众见证了世界杯历史上第一粒由视频助理裁判技术协助判罚的点球。“如果韩国队在裁判迟疑或者对错误的坚持中获得了进球,那阿奎拉尔的麻烦就大了。”外媒这样写道。值得一提的是,法国队和瑞典队都是第一场比赛中实力占优的一方,试想如果没有VAR的明察秋毫,它们也许会因为与两支亚洲球队战平而制造冷门。但正如安德松所言,“对世界杯来说,确保公平竞争比惩罚一名出现重大失误的裁判更有意义。我们等了那粒点球很久,但总算等到了。”

VAR的介入的确给俄罗斯世界杯带来了新的舆论焦点。无论国际足联官员、参赛各队、媒体还是球迷对于它力保赛事公平竞争,普遍持肯定和欢迎的态度。但作为一项刚启用不久的新技术手段,VAR在具体作过程中还有许多细节有待完善。因为VAR虽然是高科技,但归根结底还需要人为操作,对后台助理VAR裁判的操作熟练程度要求很高。而对于场上的参赛者和观众来说,当值主裁判的表现则更为重要。阿奎拉尔、加萨玛、库尼亚等裁判之所以受到不同程度批评,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在对禁区内犯规的判断及对其中VAR技术的“速率”上做得不够理想。韩国队主教练申台龙虽然承认“点球判罚经过VAR认定是正确的”,但他同时也抱怨,裁判的迟疑影响了球队的情绪,而在比分落后的时候,球队更需要积极的心理暗示。外媒对裁判点球判罚迟疑的批评也毫不客气,有媒体这样评价,“既然VAR是辅助型措施,那么主裁判延迟点球判罚,只能说明其判断力不足,对犯规认定的反应不够敏捷。”

昨天在英格兰队与突尼斯的比赛中,虽然当值哥伦比亚籍主裁洛尔丹对英格兰队沃克禁区内接触对方身体的动作毫不犹疑地判了点球,但恰恰因为现代科技“无微不至”,英格兰队前锋凯恩在对方禁区内被侵犯的画面还是被媒体“揪”了出来。如果说洛尔丹拒绝通过VAR辨析沃克犯规动作及凯恩被侵犯动作是对“VAR启用权在主裁”规则的维护,那么一旦由此而产生重大错漏判,裁判依然可能因为主观原因造成对公平竞争的破坏。

在本届世界杯的36名主裁判中,有10人来自于欧足联。至于助理裁判员及视频助理裁判,欧足联也输送得最多,这表明欧洲裁判的执法水平和对VAR技术的适应程度都更高。参与世界杯执法的裁判都是各洲最优秀的裁判员,但受本区域足球水平和职业化进程的影响,他们在大赛中执法的表现力不同。对于VAR技术,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裁判员的适应能力也都不一样。国际足联直到2017年韩国世青赛才正式完成VAR技术在其大赛中的试用,而欧洲杯和欧冠联赛也还没有引进这项技术,因此VAR技术在国际上并不流行。像库尼亚、加萨玛、阿奎拉尔等裁判之所以判罚“迟疑”,实际上也反映出他们各自国家对新判罚技术的跟进速度相对较慢。正如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科里纳所言,“不要指望世界杯裁判工作会因为VAR的介入而绝对完美,裁判员也都在追求进步。”所以,VAR技术的运用至少先解决了对于关键球严重错漏判的争议问题,至于说裁判完美执法,那是更高的追求了。

中超联赛在去年“试水”之后,今年已全面启用VAR技术,中国足协部分在册主裁已被亚足联认定为兼具国际大赛主裁及VAR执法能力的裁判。但受制于中国足球水平的低下,他们都无缘世界杯执法,只能先在国内练兵,提高自身执法水平后再到国际赛场一显身手。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