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时刻!运动员遭遇心脏骤停 还能重返赛场吗?

北京时间12月17日消息,英超第17轮,伯恩茅斯主场对阵卢顿的比赛,卢顿队长汤姆-洛克耶在下半场遭遇心脏骤停。随后,卢顿官方表示,汤姆-洛克耶在被送往医院后情况稳定。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汤姆-洛克耶今年第二次因为心脏问题在球场上晕倒。今年5月,英冠升级赛附加赛,卢顿在温布利球场战胜考文垂,汤姆-洛克耶也在比赛中晕倒了,在医院住了5天治疗。

7月24日,NBA球队洛杉矶湖人球星詹姆斯的18岁儿子布朗尼-詹姆斯,在南加州大学的一次训练中遭遇心脏骤停。今年1月,NFL比尔队球员达马尔-哈姆林在比赛中心脏骤停。2022年6月,当时19岁的南加州大学新生中锋文森特-伊武丘库在一次训练中遭遇心脏骤停。2021年6月,时年29岁的丹麦中场埃里克森在2020欧洲杯对阵芬兰的比赛中遭遇心脏骤停。

在这五起事件中,运动员都得到了训练有素的专家的及时救治,因而没有发生让人遗憾的事情。目前,布朗尼-詹姆斯、达马尔-哈姆林、文森特-伊武丘库和埃里克森都获准返回赛场。12月10日,布朗尼-詹姆斯在南加州大学加时79-84输给长滩州立大学的比赛中首次代表球队亮相,替补出场17分钟,得到4分。

这几起赛场上的心脏骤停事件也成为了国际头条新闻,在体育界和医学界引发了人们对看似健康的年轻运动员心脏问题的担忧。

临床心脏病专家Thomas McGarry博士表示,运动员患心脏病的概率并不会比普通人群高,但也有一些运动员是处在高风险当中。McGarry引用了2023年对76名患有遗传性心脏病并被允许重返赛场的NCAA和职业运动员的研究,“在这76个人当中,有三个人出现问题,但他们都好好地活下来了,因为团队或者医疗机构知道如何照顾他们,及时而准确地用体外除颤仪帮助他们。”

另外,他还指出,一般来说,运动员并不会面临更多心脏相关问题的风险。“对于我们这些不是职业运动员的人来说,多运动总是更好的。有一些罕见的情况,如运动诱发的心房颤动,这是一种由运动引发的心律失常。因此,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发现有一些人在职业运动队中存在这种情况。通常来说,他们都会接受治疗,然后恢复正常,但是也不排除会发生一些极少见的事情。”

Martinez表示,“运动就是药物,运动可以很好地管理血压和胆固醇,也可以促进心理健康,缓解压力。对于40岁以下的人来说,心脏方面有问题通常是先天性的,而40岁以上的人,则大多是后天性疾病。”

在遭遇了2020欧洲杯赛场的心脏骤停后,埃里克森植入了心脏起搏器。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和休养后,埃里克森重回赛场。遗憾的是,意大利在关于职业运动员准则方面有着严格的规定,俱乐部没有决定权,由联盟决定。因此,安装了心脏起搏器的埃里克森不被允许在意甲踢球,他不得不离开国米。

不过,荷甲、英超、德甲等联赛能够接受球员安装心脏起搏器。布林德就有一个类似的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但他先后效力于阿贾克斯、拜仁等球队。之后,埃里克森重返英超,目前效力于曼联。

事实上,在意甲出现了不少令人心碎的事情,尽管拥有严格的检测,但还是有球员死于心脏问题。2012年4月的一场意乙比赛,利沃诺中场球员莫罗西尼突然倒地,最终死亡,年仅25岁。2018年3月,前佛罗伦萨队长阿斯托里在睡梦中去世,年仅31岁。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